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两连襟玩小姨子

时间:2017-11-15
我的老婆有三个姐妹,她排行第二,大姨姐今年36了,高高的个子,有170多呢,可是论姿色,还是数我的小姨子君儿最美了,虽然今年她已经30岁了,可是长相还是20多岁的样子,长长的黑髮,高挑的身材,白皙的皮肤,哪个男人看了都想肏她。
可是她却被我的小连襟抢到手了,结婚的那天晚上,我心里恨恨的,躲在办公室想像着她被我小连襟摁在床上肏着嫩屄的样子,足足手淫了7 次才罢休。后来我就只能偷偷地窥视她。
有一次她回娘家过中秋节,当她穿着紧身裤忙着抹地板时,我就偷偷地躲在她身后,看着她撅起滚圆的屁股,一前一后地耸着,当时狠不得从后面扑上去,扯下她的裤子,把我的大鸡巴肏进去。
我以为这辈子没机会肏她了,可是今年的夏天,一次偶然却让我终于把鸡巴肏进她的嫩屄里,真的很过瘾啊!
今年的中秋节,我们全家都去了小姨子家过节。
上午,小姨子两口子领着大姨姐两口子、还有我老婆和小舅子出去逛节买东西,我只好一个人躺在小姨子家睡觉,可是当她们都出门后,我却突然冒出个念头,偷一条小姨子的内裤手淫。
我把床头的抽屉拉开,看见小姨子的内衣都整整齐齐地放在里面。我拿出她白色的小内裤,用手指轻轻地揉着中间的部位,那种彷彿摁着筠儿骚屄的感觉让我的鸡巴一下子硬了起来,我用手不停地套弄着自己的鸡巴,那种麻酥酥的感觉让我不自觉地呻吟起来。
也许是我太陶醉肏小姨子的幻想当中了,我大连襟提前回来我都没发现。当他站在房间里了,我才达到了高潮,鸡巴一耸一耸地,不断地把精液射在小姨子的内库上。直到射完了,我才发现他正看着我呢,我手忙脚乱地提上裤子,正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呢。
他却凑过来说:「你也想肏咱小姨子啊?」
我一听,也问他:「你也经常手淫吗?」
他说:「小姨子结婚的当天晚上他就偷看了小姨子洗澡,回家把你大姨姐肏了三回。」
我说:「怎么才能肏她的屄啊。」
他说:「不用你管,到时听我的,咱俩一起肏她。」
晚上,全家人围坐在一起喝酒,没想到才喝了三瓶,她们三个姐妹,还有小连襟和小舅子就都醉了,纷纷爬在桌子上昏迷不醒。
我一看就明白了,是我大连襟下药了。大连襟冲我一笑,叫我过去一起抱起小姨子进了卧室,把她扔到了床上。
我问大连襟:「她们一会不会醒吧?」
他说:「没事,怎么也得4 个小时后才能醒。」
我一听来劲了,扑上了床。
小姨子今天穿得是一套白色的西服裙,白色的丝袜裹着她修长的大腿分外迷人。
也许因为药力,她的呼吸急促着,胸脯膨胀着,露出了粉红的胸罩。我再也
忍不住了,把她的衣服一件件脱下来,不一会她雪白的躯体就呈现在我眼前。
天哪,小姨子的嫩屄竟然没长毛,嫩屄在大腿间耸起着,露出了粉嫩的小屄缝,特别是她的双腿支起后,那嫩屄就在我眼前张着,让我的鸡巴一下就胀了起来。还有她的奶子又白又圆,乳头一动一动的,真他妈的太棒了。
我把自己的鸡巴从裤裆里掏出来,用吐沫抹了鸡巴,正要肏她,我大连襟却一把把我拽住,要先肏屄。我没办法,就出了个主意,谁的鸡巴大谁先肏屄。
我把身体转过来,吓了我一跳,我大连襟的鸡巴粗粗的,青筋暴露,胀得都红了。可是我的鸡巴虽然没他粗,可是长却有20厘米,比他的16厘米长,没办法只好让我先肏了。
我正要好好享受小姨子的滋味,大连襟却把我扯到一边,挺着大鸡巴对着小姨子的粉嫩的骚屄走过去,我急了,说好了谁的鸡巴长就谁先肏屄,怎么说话不算数呢。大连襟嘿嘿一笑说:「别只知道肏屄,我教你几招,还让你先肏. 」
我一听,就同意了,只见大连襟手握着油油亮的大鸡巴,胯下两个大黑蛋子晃当着,从小姨子的身体上跨过去,一屁股坐在了小姨子的奶子上,把她的两个大奶子挤得像张饼。
只见他把大鸡巴往筠儿的小嘴里一塞,那鸡巴撑得小嘴一下子张了开来,紧紧地含着大鸡巴。大连襟低吼了一声:「小骚货,终于为我含鸡巴了。」
然后就快速地抽动起来。
看着大连襟肏着小姨子的嘴,我的鸡巴也胀得更大了。我一头埋进小姨子的胯间,用舌头舔着她的嫩屄,闻到了阵阵幽香。
他妈的,小连襟不知道肏她的屄多少次了,怎么一点异味没有,还像个处女的屄那么香呢!我舔着舔着,发现她的嫩屄开始胀大了,微微地向两边张开,泛起了暗红色。
我一抬头,从大连襟的屁股下正看见他的大鸡巴来回的抽动,我也忍不住了,挺身把我的鸡巴掏起来,顺手从床头柜上把一瓶香水打开,倒在手上抹在了鸡巴上,一会鸡巴就滑溜溜了。
我把小姨子的双腿抬起,让她的嫩屄抬得高一点,把鸡巴顶在了屄缝中间,磨了磨,使屄口更润滑了。我慢慢地肏进了小姨子的屄里,妈呀,还像处女的屄一样紧啊,能清楚地感觉到屄里富有弹性的嫩肉向两边张开,然后又合起来,把我的鸡巴裹得紧紧的。
我20厘米长的鸡巴一直肏到了她的屄心,鸡巴感到又紧又热,滚烫滚烫地,我猛地开始肏起屄来,抽回来时,把她的屄里嫩肉都带得翻了起来,肏进去时,又狠狠地把嫩肉挤进了屄里。
大连襟一回头,看见我的鸡巴在小姨子的嫩屄里肏着,油亮的鸡巴上青筋狰狞。我把鸡巴全抽出来,示威地把胀得发红的鸡巴头向他挺起来。
他笑着问:「小姨子的屄就是比自己的老婆爽吗?」
「爽,真他妈的爽。同样是一个妈生的,我老婆的屄怎么就没小姨子的爽?」
「是吗?」大连襟暧昧地一笑,说,「一会我肏完再告诉你答案。」
说完,他就把鸡巴从小姨子的嘴里抽出来,下床出去了。我把小姨子的腿放下,爬在她身上,用力地掐着她的大奶子,下身的鸡巴肏得更快了。
肏了足足有500 多下,我又把死猪似的小姨子翻过来,把香水抹在了她屁眼上,因为有一次我们三个连襟聊天,曾经听小连襟说小姨子死活不让他肏屁眼,那我就尝试一次。我狠狠地顶着小姨子的屁眼往里面肏,真是紧啊,才肏进一半,我就抽动起来,完全是另外一种感觉。
肏了一会,我真是越来越忍不住了,我把鸡巴从屁眼里抽出来,把小姨子的腰抱起,让她的屁股撅着,露出了双腿间的凸起的嫩屄。
我把鸡吧从后面肏进屄里,开始剧烈的肏屄,那种麻酥酥的感觉强烈刺激着我的淫慾,使我大叫着:「肏你,小姨子,肏你,肏死你。」
突然间,鸡巴头一种颤抖,一阵快感传遍我的全身,把一股股精液从我的卵子里压出来,喷进了小姨子的屄里。
我一阵眩晕,抱着小姨子倒在了床上,鸡吧还肏在她的屄里抖动着射着精液。
过了很长时间,我才清醒点,正想叫大连襟进来接着肏小姨子,却听到外面的客厅有种奇怪的声音。我下床推门一看,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呆了。
我的老婆躺在沙发上还是昏迷不醒,黑色的超短裙、白色的乳罩扔在了地板上,身上却一丝不挂,裸露着两个大奶子晃动着,两腿高翘着,露出了暗红色的嫩屄。而嫩屄中间,正是大连襟粗长的鸡巴来回抽动着。只见他的大鸡巴肏进了屄口,阴唇紧紧包裹着,一会翻出来,一会抽进去。
大连襟回头一看,嘿嘿一笑说:「对不起啊,我的鸡巴太难受了,借你老婆的屄玩一会,玩不坏啊。」
我上去一把把他正要继续肏进去的鸡巴抓住,从我老婆的屄里拔出来:「进屋去肏君儿的屄。」
他看我脸色阴沉,没敢吱声,转身进卧室肏君儿了。
我看着自己老婆的屄被肏得红肿红肿的,想到绿帽子是戴定了,心里正窝火呢,却听到沙发后有人呻吟了一声。
我一看,真是他妈的太好了,大姨姐正躺在那呢。我绕过沙发,一把把大姨姐抱起来,把她爬在沙发的扶手上。看着她穿的弹力裤裹着的滚圆的屁股,一种报复的快感使我的鸡巴又硬了起来。我把她的弹力裤褪到了膝盖下,发现大姨姐竟然没穿内裤。
知道吗,我大姨姐平时最正经了,典型的贤妻良母啊,没想到身材正点的她竟只用一层薄薄的纱料遮掩她的骚屄。我用手握住鸡巴,连润滑的东西都没抹,一下子从她的屁股间肏进了她的屄里,快速地肏起屄来。
别看大姨姐36了,老屄不老,还很紧呢,特别是她的美屄里重重叠叠的,屄里的肉壁上布满了小肉粒,磨得我的鸡巴头爽死了。
妈的,大连襟竟肏我老婆,那他老婆我也得肏够才划算。
这么想着,大姨姐又呻吟了起来,屁股还有意无意地向后顶着,不停地磨擦着我的鸡巴。估计她迷迷糊糊地还以为是我大连襟肏她呢。
禁不住问她:「爽吗?」
大姨姐晃着屁股说:「爽死我了,你的鸡巴怎么变长了,我的小屄受不了了,快肏啊。」
我被她的话刺激得受不了,鸡巴头一抖,禁不住射精了。可是大姨姐还没完没了了,仍然把屁股向我的鸡巴撞,我正害怕她回头呢,忽然间一只手把我拉开,只见一个足有18厘米的大鸡巴肏进了大姨姐的骚屄。我抬头一看,倒吸了口凉气,天啊,我的小舅子正把鸡巴往她大姐的屄里肏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