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珍妃

时间:2017-11-15
此乃某粤语旧书报杂誌中的资料,凡夫选摘改编为网络故事,与同好共享。目的纯为延续华人的民间情色文学,请佚名原着见谅,请收集者继续流传﹗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中国四大美人之一的杨贵妃,史书上记载,安史之乱后,她跟随唐明皇仓惶逃向四川,到了马嵬坡,三军哗变,杀了宰相杨国忠,并且要求处决杨贵妃以谢天下,唐明皇无奈,只好牺牲杨贵妃,用白绫将她缢死。
但是,时至今日,在日本山口县向津具地区,一个名叫久津的地方,却有一座『杨贵妃之墓』。
这是甚么缘故呢?
一个中国皇后,明明死在中国,葬在中国,怎么她的坟墓竟会跑到日本去了呢﹖
长久以来,日本历史学家对这惘问题进行了各种研究,提出了五花八门的假设,下面便是其中一种。
马嵬坡,鸟云密布,星辰无光,阴风怒吼,大地摇颤,草木含悲……
率领兵上哗变的龙武将军陈元礼,手按宝剑,目光炯炯,逼视唐明皇。
唐明皇肥胖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,要他牺牲杨贵妃,实在是件太痛苦的事。
「皇上﹗」陈元礼很有礼貌,但语气却咄咄逼人﹕「请早下圣断!」
「朕把她贬为庶民,」唐明皇像哀求般地望看陈将军说道﹕
「逐出后宫,永不录用……」
「皇上,现在兵士们只是针对贵妃一人,杀一人以平军心,何必犹豫?」
唐明皇浑身一抖,陈元祖的话中带刺﹕
现在兵士们只是针对贵妃一人,已经是万幸,万一兵士们再闹下去,可能连他这个皇帝都……
「那……赐她一个全尸吧。」
「臣遵旨。」
陈元礼躬身退出,脸上带看冷酷的狞笑。
其实他早有準备,不管皇上答应不答应,他都要杀死杨贵妃!
他从袖中取出一条白稜!
白稜,白得像雪一般……
唐明皇用手掩盖着面孔,不敢再看下去,他彷沸听到贵妃临死前发出的惨叫,他彷彿看到,白雪般的白绫上,洒看点点血……
马嵬坡是个偏僻小镇。
唐明皇歇息的住所,是当地一个乡绅的公馆,唐明皇住在中间的大客房,屋后是个花园,贵妃就住在花园侧一个小楼。
「咚,咚,咚!」
陈元礼的可怕的脚步声终于传来了,一步,一步,彷彿踩在贵妃心上!
她倚在小楼的窗口,望首陈元礼一步一步穿过花园,向小楼走来!
他手上拿着白稜!
「这个杀人不贬眼的魔鬼﹗」
杨贵妃哭泣着,不知道是骂唐明皇还是骂陈元礼。
她已经得到消息,哥哥杨国忠和两个姐妹,已经被哗变的兵士们砍成了肉酱。
下一个轮到谁呢?
杨贵妃心中有数,她不想死!她在人间才活了三十多年,真的不想死啊!
但是,皇上已决定牺牲她,来换取皇位的安隐,谁来救她呢?
所有的亲信太监和宫女都逃的逃,躲的躲。
既使剩下一两个贴身宫女又有甚么用呢?她们也不可能阻止可怕的陈元礼啊!
「逃吧!」
她心中一颤。一个纤纤弱女,怎么逃呢?公馆外全被哗变的军队包围,只要她一踏出门去,同样要被愤怒的兵士乱刀砍死。
「天啊!难道我杨玉环,就惨死在马嵬坡了吗?
「蹬!蹬!蹬!」
身材魁梧,满面乩髯的陈元礼,已经跨入了小楼,好像死神似地,一步一步向她逼来!
杨贵妃两腿发软,全身颤抖,几乎屏住自己的呼她用手紧紧抓住窗槛,以免自己昏倒。
「哗!」的一声,门被推开了!
陈元礼眼中闪烁着冷酷的光芒,盯住杨贵妃。
「皇上御旨,请娘娘昇天!」
这个晴天霹雳终于响了,杨贵妃不由全身一晃。
两个宫女听到死刑的宜布,吓得拔腿狂奔,逃了出去,生怕被杨贵妃所连累。
杨贵妃呆呆望看陈元礼,这个从前见了她便要下跪的小臣,现在却傲慢地站在她面前,等待亲手执行她的死刑,这多不公平啊!,
「啊,陈将军铙命啊!」
杨贵妃突然跪倒在陈元礼面前,像鸡啄米似的向他磕着头。
为了活命,她再也顾不得皇妃的尊严了!
陈元礼望着贵妃,铁一般冰冷的脸上露出一丝奸笑,牙齿缝中发出了阴森的语调。
「皇上御旨,谁敢违抗?请娘娘早些昇天!」
泪痕满面的扬贵妃抬起了头,看了看无动于衷的陈元礼,真是铁石心肠啊!
「请娘娘昇天!」
陈元礼狂暴地催逼着,把手上白稜举了起来,準备勒住贵妃的脖子……
「且慢!」
杨贵妃从地上爬起来,整了整云鬓,似乎消除了恐惧……
「我身为贵妃,岂容你这个臭男人的手来沾污我的玉体?」
「那便请贵妃娘娘自便!」
陈元礼也不动怒,只是把白绫递给了贵妃,那意思很清楚,便是叫她上吊。
扬贵妃惨然一笑﹕「上吊?舌头吐了三尺长?多恐怖啊!我杨贵妃一代佳人,岂能死得这么凄惨﹖」
「那么贵妃娘娘打算如何昇天呢?」陈元礼看起来有些不耐烦了。
杨贵妃抓起桌上一把酒壶,朝酒杯中『哗哗』地斟了一杯嫣红的葡萄酒。
「我早就知道难脱一死,所以离开长安时,便叫太监泡製工这壶毒酒!」
说看,她仰着头,『咕噜咕噜』一口气喝光了杯中酒,然后微微一笑。
「我现在进睡房去,不一会儿就会毒发身亡,你等我尸体冰凉之后再来收尸吧!」
说罢,杨贵妃抛下酒杯,走入自己的睡房,将房门紧紧关闭。
陈元礼呆呆目送着贵妃,没有阻拦。他的目的只是要处死贵妃,致于怎么个死法,那并不重要。
「的确,要这么们绝色美女处以绞刑,实在是件很贱忍的事!」
陈元礼心中想看,走到一把檀木椅前坐了下来,耐心等待看。
「她服毒之后,仍是那座漂亮吗?」
屋内静悄悄,陈元礼望着大厅供桌上,香炉内插看三柱香。
「贵妃是信佛的,」陈元礼心中暗暗感叹:「可惜啊,菩萨也救不了她。」
香炉上香烟袅袅,三柱香越燃越短,终于只剩下三堆灰烬了。
时间差不多了,陈元礼站了起来,走到睡房前,侧耳一听,裏面一点动静也没有,大慨贵妃的毒已经发作,她已经昇天了。
陈元礼轻轻推开房门,走了进去。房中有要张很大的床,床帐低垂。
陈元礼走到床前,轻轻揭开了床帐,杨贵妃躺在床上,双目紧闭。
陈元礼呆住了!
因为,躺在床上的畅贵妃,浑身上下,连一块布也没有!
赤裸裸的杨贵妃,躺在床上,双目紧闭,四肢僵直,一动不动。
「她到底死了没有呢?」
陈元礼伸手到她鼻孔前,没有呼气,但这可能是屏住呼吸而已。
要测验她是不是真死,唯一的方法就是摸一摸她的心跳。
陈元礼不由得吐了一大口唾液……
要摸她的心跳,就要摸她胸膊,而在她胸脯上,覆盖看两团白肉!
陈元礼一个心『咚咚』直跳,他颤抖着伸出手去,轻轻放在她胸上……
「心跳!她的心在跳!她没有死!」
陈元礼马上分辨清楚了。
现在,他必须使用白稜,再将贵妃勒死!
但是,手啊,不听话的手啊!好像粘在了贵妃肉体上,再也捨不得拿下来。
多美的胸脯!多细多嫩的肉啊!
从前,只有皇帝才能摸的胸脯,现在就在他的手掌下,任他捏,任他握,任他抓,任他抚摸,任他放肆地侮辱……
陈元礼只觉得一般热流从贵妃的乳尖传到他的手指,又从他的手指传到他的全身,又从全身汇聚到他的小腹之下,沸腾着……
「啊,陈将军,你用点穴手法,把我救活了﹖」
杨贵妃突然睁开了眼睛,用无比的温柔语调向陈云礼献媚……
陈元礼注意一看,杨贵妃睑上精心昼了眉,抹了胭脂,涂了口红,比刚才更妖艳十倍!
「她根本没有服毒,只是进来化妆而已!她想用美色来诱惑我,」
陈元礼提醒自己﹕千万不能上当!他一咬牙,抓起了床边的白稜……
贵妃的命危在旦夕,她紧张得几乎精神崩溃!
「不,我要镇定!」贵妃也提醒自己:「他刚才抚摸我的胸那么久,证明有些动心了。」
于是,杨贵妃更加妖娆地搂住陈元礼的腰,把头贴在她大腿上:
「陈将军,我自知难逃一死。但临死前我有个要求,请将军成全。」
「娘娘请说。」
「我是个女人,临死前,希望得到男人的安慰,尤其是陈将军这样的男人!」
说着,她淫蕩地把一条雪白大腿翘了起来……
陈元礼内心激烈地斗争着……终于,性慾战胜了理智﹕
「只要事毕之后,我仍然勒死她,不就神不知鬼不觉了吗﹖如此,我可以姦污一个贵妃了!」
陈元礼正在想着,贵妃的手可没有鬆懈,早就趁虚而入,解下了他的裤子,贵妃的红唇也贪婪地在他下身活动起来了……
「啊……娘娘……」陈元礼被贵妃舔得全身滚烫,忍不住跳了起来,跨了上去!
「啊,轻一点﹗」
杨贵妃故意扮出不堪摧残的样子,云鬓低垂脸流桃花,水蛇般的腰肢不停扭着,肥大的臂部疯狂地颠簸着……
「啊!
「啊!娘娘!……」陈元礼心中充满了怔服者的自豪!
「不要叫我娘娘……」贵妃媚眼含情,口中呻吟着:「叫我妹妹吧!」
「妹妹,好妹妹!亲妹妹,肉妹妹!」
陈元礼忍不住狂吼起来,随着每声吼叫,他发动了强大的政势……
「好哥哥!饶了我吧!」贵妃两腿紧夹着地,大声嚷叫。
「我饶不了你!我要插死你!」陈元礼双眼通红一下比一下更重!更有力!
「插死我吧!情哥哥!心肝哥哥!再用力些﹗」
贵妃的叫床声扣人心扉,撩人慾火,万分淫蕩…
陈元礼就这样被贵妃降服。他杀了一个长相很似贵妃的宫女,欺骗哗变士兵,然后暗中将贵妃移送日本遣唐使大船上,离开中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