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跳舞的妈妈

时间:2017-11-15
母亲(伦)摇动她的屁股,上上下下移动她的手、扭动她的身体。比利坐在旁边,他的下体在他的裤子里蠢动着,他的眼睛悸动闪耀着。
这时他母亲苗条的腿缓慢移动,像蛇一般转变成慢慢地跳舞。
他母亲是一个上空舞者,但她真正爱在家里跳舞,只让她的儿子私下地看。她有旋律自然的扭动感觉,使比利感觉上像在挑逗而非跳舞。
摇动着她的臀部,她的双肩扭转,使她胸前之双乳为之颤抖不已。她移动着身体在地板上,她看着她的儿子,她眼睛闪耀着透射出兴奋的光线。
她的雪白双峰从她的松胯的上衣隐约可见,一个轻轻的耸肩,双乳便抖动一下。
母亲的上衣此时几乎打开到她的腰部,使它们赤裸裸的呈现在儿子面前。她的臀部在一件白色的紧身短裤包裹下,因扭动而造成磨擦的感觉。
此时她迅速旋转她的屁股向着儿子,比利看那些因裤子而造成之细小纹路,感到一股沖动,不知为何母亲今天一反常态,竭尽挑逗之能事。
这是伦在她的儿子面前,以如此性爱的姿势、戏弄的动作挑逗着儿子,虽然她之前在儿子面前已多次跳过舞了。
她注视着比利的裤子,发现他正处于兴奋的状态中,虽然比利极力掩饰,知道他是预备好他的大屌来填满她的浪穴了,伦非常兴奋的想着。
以眼睛持续地注视着她儿子慢慢膨胀的大屌,伦面对比利将臀部旋转。她用舌上下舔着她的嘴唇,移动双手抚摩着丰臀,她乳头此刻以兴奋的坚挺着,撑起这件薄上衣。她卷曲她的手指,围绕在她的胸部一会儿,一个稍微挤压,她的手指造成她的乳头变成更加显着的凸起。
比利柔和地喘气着,注视着母亲傲人的双峰。他坐在躺椅上,努力隐藏他因兴奋而勃起的大屌,虽然此刻已快按捺不住。伦双臂夹着她的乳房,使它们看起来更为硕大,她的眼睛透射出火热的光线,嘴唇柔和地分离喘息着,伦沿着她腹部爱抚她的手,她慢慢地移动她的手指到她的浪穴,她的臀部以慢动作旋转着。
儿子的喘息声从嘴里发出,刺激着伦跳的更起劲。
「你真正地爱看我为你跳舞吗,比利?」她以一个低微性感的声音问着。
比利点头并吞下口水,此刻他的眼睛跟随他母亲的手向下移动着。
伦慢慢地滑下一手于她的大腿,然后沿着浪穴四周磨擦着,一个指尖沿着她的浪穴的裂口下滑。她饑饿地注视她的儿子的大屌有力的悸动着,尽管他穿着裤子,她彷佛能看见儿子傲人的大屌赤裸裸的在她眼前。
她的浪穴湿热感持续增加,当她移动指尖沿着分叉处的边缘她能感觉溼润,爱液已泛滥到她的大腿。上帝!她内心叫着,并更加大她的姿态和抚弄着她的臀部。
「我的天!」比利的眼睛看母亲的手指滑动在她的浪穴边缘。比利此刻想要抓住他的母亲,狠狠的把大屌插入伦的阴户之中……
她的右手发抖着,不自禁滑倒在他的膝盖上,开始抚摩着胀痛的大屌。伦又喘着气,发现她的浪穴已变得相当的灵敏,这感觉大异于前。
她看见她儿子的手挨近他自己膨胀的大屌,然后停止。她晓得比利此刻与奋的感觉,因为她此刻的感觉和比利一样,不顾一切的需要大屌来满足她的需求。
「抓它,比利……」她轻声的说着。
她仍然沿着她浪穴的边缘移动着她的指尖,只是动作更加的搧情惹火。
比利饑饿地舔他的嘴唇,他的手抖得几乎令他的膝盖摇动,他的手指轻抚着大屌。伦摇动她的臀部,试着用一只手指进入她的短裤的分叉处。
比利看见了此刻伦的动作,更不自禁的抚弄他悸动的公鸡。
伦柔和地呻吟着,身体发抖,她猛拉她的手从她浪穴到她的丰乳上,她一手挤压着乳房、一手爱抚着浪穴,现在已经让人感觉伦已不再是跳舞了。
一个突如其来的动作,她将她的上衣扯离了身体,她的双乳赤裸裸呈现在比利面前,比利忽然间产生一种窒息的感觉,伦的双乳是浑圆而饱满坚挺无比,粉红色乳头坚硬着。
「比利,比利!」母亲呜咽的叫着比利的名字,她逐渐接近他,她注视着比利握着他自己大屌的手。
「挤压它吧,宝贝。挤压它!」伦靠近过来,她的手放在这躺椅上,然后她蓄意推撞她的双峰压在她儿子的脸上。
「噢,比利!」她呻吟着,比利感觉着他母亲的双乳透射出的热气及香味。他的大屌肿胀快超过了他能忍耐的极限,他已预备好随时爆发……
伦改变她的双肩和手的位置,使乳头轻轻刷过她儿子的下巴。她屏住她的呼吸,推挤着乳头到他的嘴唇。「吸取它!」她喘息地发出声音来。
比利马上作出反应,把他的母亲的乳头唅在他的嘴里,饑渴地吸取,他的舌头研磨着乳头。
「噢!我的宝贝!」伦无力地啜泣着,她的乳头肿胀着充实在比利的嘴内。
「吸取它,用力的吸吧,比利!……」
比利用力的吸吮他的母亲的乳房,用舌头上下拨弄着因兴奋而肿胀的乳头。这快感泛起的涟漪沖击着伦的身体,引起她的浪穴紧紧地闭合并流出了恼人的爱液。
伦从比利的嘴将她的乳头拉出后,往返地在比利的脸上磨擦着。比利伸出他的舌头,舔弄着在他面前左右摇摆的乳头。
伦柔软的声音、火热的眼神,再再的刺激着比利,使比利更卖力的吸吮着。她已经不把眼前的人当做是她的儿子了,而是一个能疏解浑身欲火的男人了。
「比利,妈漂亮吗?」
比利说:「妈,妳在我心目中是最漂亮的女人了。」比利激动的说着。
她离开了比利的身体,跪在比利的双腿之中。
「比利,妈的身体也能让你兴奋吗?」
比利在母亲的耳边亲声说:「我从懂事以来就幻想有这一天了,今天终于梦想成真了。」比利以渴望眼神看着母亲。
伦听着儿子大胆的告白,内心无比的激动。
比利仍然握持着他的大屌,伦看见儿子肿胀的大屌,真想马上用它填满自己的浪穴。
「宝贝!」她轻声叫唤着,眼睛看着膨胀的大屌,手掌放在他的大腿上,慢慢地向上爱抚。她喘着气,想屏住她的呼吸,然后克制不住自己又再喘息不已。
伦移动她的手,轻轻抚摩着比利的大屌。比利此时受不来突来的刺激,身体颤抖着。然后伦慢慢的移动她的手指,在裤子上顺着大屌的外形爱抚。
比利颤抖着。
伦此时已经将比利的性欲挑逗到最高点,比利尝试去停止她,但已不能自己了。
伦慢慢拉下比利裤子的拉链,以她的手指将愤怒的大屌缓慢的拉出,昂首的大屌已脱离裤子的束缚,呈现在母亲的眼前了。
「噢,比利!」她柔和地发出咕噜的声音。
他的大屌起码超过六寸,龟头有如婴儿拳头般大小,它的洞口渗出透明的汁液,伦用她的手握住儿子的大屌,感受着他的热度及硬度。经伦一握,似乎又膨胀了许多,白色透明的液体从它的洞口冒了出来,她以手紧握住儿子的大屌。
此时从比利口中传来阵阵兴奋的呻吟之声。
「我的天啊!它是如此的坚挺!」母亲喘息的说道着。
此时比利因兴奋而在躺椅上上下摆动着屁股,伦靠在他的膝盖上,而她的双乳紧贴在比利的大腿上磨擦着。她看着膨胀巨大的大屌,她的舌头缓慢性感的在她火热的双唇上往返轻舔着,她眼睛泛着一层性爱饑饿目光。
「儿子,它是如此的宏伟啊!」她呜咽的说着。
母亲的嫩手上上下下在大屌上往返套弄着。
「妈,我快不行了!……」比利喘气无力的说:「我快忍不住了,妈!」
伦此时加快套弄的动作,因为她知道比利快达到高潮了。
「妈!」比利呐喊着,此时热情的精液如泉涌般喷洒了出来……
「噢!」伦喘气着,这第一喷溅出的精液溅在她的下巴。
她又加快套弄的动作,这喷出炙热的果汁甚至泼溅在她的脸颊、她的鼻子、她的额头以及头发上……
她兴奋的呻吟着,看着儿子白色乳脂状的(果汁)液体从他的大屌涌出,她用手沾了一些精液放入口中品嚐。
「妈!妳……」
伦说道:「只要是你体内的东西,妈都不认为是髒的。」
比利心里不由一阵激动。
「喔,我的天!我太兴奋了!」她哭泣的说着。
此刻她的浪穴收缩着、兴奋着,体内的快感如万马奔腾般的充斥全身。她紧紧地握住比利的大屌,张开了嘴,伸出舌头,开始把大屌上之生命泉源舔乾净。
母亲卖力的舔着:「你的果汁是如此的多,比利!」
此刻比利又兴奋得回复了精力,比还没射精之前更为粗大许多。此时伦站了起来,缓慢的脱掉身上尽存的一件短裤,站在儿子面前了。
比利终于窥视到他母亲的浪穴是如此的漂亮,及透射出一股淫蕩的气息来。
伦慢慢靠近儿子,移动双腿慢慢,跨坐在儿子的大屌之上。
「妈!妳要做什么?」比利问道。
此时伦慢慢地压上身体,使浪穴与儿子的大屌紧密的结合在一起。
「噢!……」她呻吟着,她感觉到有股压力对抗她的浪穴。然后她的阴唇分离开了,她降低她的身体,使她儿子的大屌头能够贯穿她美妙的阴穴。
「噢,我的天,比利!」
伦保持她自己的身体,使她的儿子的大屌停留在她的子宫里。
伦扭转她的屁股,有如螺蜁的动作一般,她发出轻柔地低呜,感觉到她儿子的大屌在浪穴里悸动着。比利移动他的手到母亲的大腿上,他第一次触摸他母亲的大腿,慢慢地移动他的手掌,沿着她平滑的肉体抚摩。
此时母亲不做任何动作,只沉醉其中。他爱抚她的大腿之后,然后回到她的臀部,伦感觉到她儿子的手在她赤裸肌肤上的滑动。
「感觉我,比利!」
此时伦将手搭在比利的肩上,开始上下移动着身体,颤抖的感觉充斥比利的脑海。她发出醉人的声音,然后慢慢地提起和降低她的浪穴,在躺椅上她的大腿上上下下干着比利的大屌。
「噢,真好!比利,你的大屌干的妈妈好爽!」
比利也呻吟着,并用力抚摩挤压母亲的臀部。
「抚摩我的屁股,宝贝!」伦喘息着。
比利一手抚摩着臀部,一面揉搓着母亲的乳房,使得伦更加快上下的动作。
「挤压我,比利!」她啜泣着。
「神啊,它是如此的美妙!噢,亲爱的!干死妈妈吧。」
「用力的干吧。」
此时比利用手扶着母亲的臀部,一边抚摩,一边帮助母亲加快动作。伦的浪穴紧紧的将比利的大屌夹住,每次升降都紧紧地碰撞在一起。
「噢,上帝啊……噢,我的天……干我,比利!干妈妈!给我你那只坚硬的大屌,比利!」
伦此刻疯狂似地需要比利的大屌,比利也配合母亲的动作挺动着屁股,使每一次的结合,都深入母亲的花心,更加刺激着伦……
比利知道自己也快不行了,但为了能跟母亲一起达到高潮而强忍着。
「干我!」母亲大声尖叫:「干我,干我!噢,比利,用力的干妈吧!我的浪穴像着了火般。比利!妈妈的小穴正燃烧着啊!噢,比利,干它……用力地干它!快干……用力干妈妈的小穴!」
比利听到他母亲的话,更加的卖力挺动。他似离合器般的动作,上升他的臀部以配合她母亲的下沉,紧密的结合在一起。
「现在!噢!我的天啊!」她大声尖叫着。
比利感觉他母亲的浪穴用力的收缩,夹紧他的大屌,母亲极兴奋的痉挛着,并反复大声尖叫。
「快!就是现在,快用力将它深深射入妈妈的体内吧。」
比利又挺动了几下,受不了浪穴紧缩的刺激,将炙热的精液深深的射入母亲的浪穴里,喷洒着、浇灌着。
他的喷出精液一次又一次的沖击着子宫,带给伦无比的快感,她感觉她儿子的大屌给她无比欢愉,此刻她浪穴像有意志般挤压和吸取着儿子的大屌。
她跨坐在她的儿子身上,快感过后她向前靠,将她的头靠在儿子肩上,她仍然感觉她儿子的手现在正握着她赤裸的屁股,但已没有动作了。比利他大声地喘气着,伦离开了比利的身体站了起来,一只手放她的大腿上,感觉到儿子的精液顺着大腿在她的手掌滴了下来。
她看见了他的大屌了,已经恢复了柔软疲惫的状态。
「你这样子真是可爱。」
比利靠过去接过她的短裤,不再害羞。
「以后有机会,我们再来享受一次做爱所带来的快感吧……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