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妻子按摩记….小心走火

时间:2017-11-15
我老婆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女人,除了和我以外,就从来没有和任何一个男人好过,结婚这么些年,我倒是隔三岔五的在外面打打野食,所以本地的娱乐场所倒是熟悉的很。
一直动员老婆到外面去玩玩,可是,总是招来一顿数落。不过,我贼心不死,一直琢磨着怎么把她拖下水,这天,机会来了。晚上下班后,我和老婆一起去外面吃了顿饭,聊的满开心的,好久没有这么聊过,所以看的出,妻子兴致也很高。吃过饭,都没有回家的意思,我提议找个地方坐坐,妻子同意了。
她一个要好姐妹的老公,最近开了个酒吧,我们就约定去捧捧场。开着车,我们来到了这家酒吧。进去后,略微有些失望,很普通,也没有什么特色,不过既然来了,就坐下叫小弟送了几瓶啤酒。
坐了一会,确实没有什么意思,我就提出换个地方,找个安静又不嘈杂的地方,于是,我们又驱车来到了附近的一家爵士酒吧,酒吧是个老外开的,有点特色,是菲律宾的乐队,唱着慢歌,情调不错。
我们就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下,看着演出,到了12点多,都有些酒意了,我们準备离开。上了车,我问妻子,去哪?她说还去哪里啊,都几点了,回家吧。我说:有点晕,不如找个地方让人家按摩按摩,醒醒酒再走,反正明天星期六,可以不用去上班。
妻子问:去哪里?我想了想,有家桑拿不错,有女宾部,反正把她骗到那里再说。我说:那就去金色港湾吧,那里的技师手法不错。于是,驱车上路。
到了金色港湾桑拿,停好车,我们相拥进去。分别进入男、女宾部。我交代经理,那个女的没有来过这种地方,别让她太紧张了。经理说,放心啊,我们这里很隐秘的,不会有熟人遇到。我心里打着小算盘,匆匆洗了澡,先上了三楼。
说明一下,这里一楼是男生的浴区,二楼是女生的浴区,三楼是包房。我上了三楼,找了两个偏僻的房间(来过多次,很熟悉这里的环境),我打开一个房间,先进去休息,等着妻子上来。
过了15分钟,服务小姐把妻子领了上来,这时候,她已经换上了桑拿的日式浴袍,想到她浴袍里面真空了,我不由的有些兴奋,小弟弟慢慢充血了,呵呵!我对妻子说,你就在隔壁吧。
妻子问,我们两个在一间就好啊?我说:你自己看看,每间就一张床,我们怎么在一间啊,你先进去吧,我叫他们安排技师。妻子疑惑的进去了。妻子有洁僻,我和经理说:你帮我这位朋友安排个乾净的男生C一会,人来了,长的很高大,体格很强壮,肌肉非常结实,一付孔武有力的样子,我心里暗想,这个技师还真是个猛男。
人进入妻子的房间,妻子很诧异问:怎么是男的啊?经理解释道,太晚了,女生都走了,就只有男技师了。我暗暗的佩服经理的老到。我也说:就是按摩而已,男的力道比较够劲,按起来才舒服。妻子无奈的躺下,然后我就转身出了房间。
现在的桑拿,由于公安部门有规定,不能搞密闭的门,所以,门上都安装着一块杂誌大小的透明玻璃,我们出去后,那个技师从里面拿了块毛巾,挡住了玻璃,我一看,那怎么行,我不是白来了。
我到我的房间,拿了块毛巾,在中间弄了个小窟窿,然后到妻子房间门口,把那个猛男技师叫出来,吩咐道:你想怎么弄,都随便你,想要不戴套就射在她体内也行!
不管外面有什么动静,都不要理。然后把毛巾给他:你用这块毛巾挡住玻璃,技师看了一下美丽的妻子,满意的点点头接过了毛巾。
我回到房间,经理问:先生,给你安排一个?我说,不用了,我休息一下,房费我照付,不要叫人打扰我们。经理答应道:那您慢慢休息,我们不打扰了。
过了几分钟,我确定外面已经没有人,妻子房间的按摩估计已经开始了,我深深的吸了一口香烟,走出房间,来到隔壁的门前,从我在毛巾上挖的小窟窿看进去,刚好看到按摩床,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妻子和技师聊天的声音。
只见妻子趴在按摩床上面,日式上衣还穿在身上,只是已经被技师掀到了颈部,技师站在床的侧面,拿着按摩精油,在往妻子的后背上涂抹,精油比较凉,滴在妻子后背的时候,能够感觉到妻子的身体在颤抖。
涂好精油后,技师开始用一双大手在妻子娇小的后背上推拿起来先是从下到上,沿着脊柱向上推拿,过了大概五分钟,技师开始从外侧向脊柱方向推拿,明显可以感觉到,妻子身下裸露的双乳,在技师双手推拿的和自己身体的重量压迫挤压下变形,我不由的一阵兴奋,阴茎明显的翘了起来。
妻子的后背因为精油的缘故,开始发亮变红,少许的精油从妻子的乳房侧面淌下,技师也顺手把妻子乳房侧面的精油抹乾净,就在技师双手接触妻子乳房侧面的时候,明显感觉妻子的身体轻轻的扭动了一下,看来,她有感觉了,臀部也微微的翘起,她兴奋的时候就是这样的。
突然想起最近几天刚好是妻子的排卵日,难怪她兴奋的那么利害。正在犹豫要不要制止,妻子后背也按摩完了,技师轻轻退下妻子的按摩短裤,开始按摩妻子的臀部,只见随着技师的手把短裤退下,妻子圆润的双臀展现在一个陌生男人的眼底,我注意到,技师的短裤也已经隆起了,我更是一阵兴奋,我知道,好戏这才刚刚开始,就只好顺其自然了。
技师开始在妻子的臀部涂抹精油,由于是第一次紧张的原因,妻子的双腿紧紧的夹住,双臀也绷的很紧,但是,随着技师的双手在她白皙的臀部上轻轻的按摩着,她的肌肉慢慢开始放鬆,大腿也不在紧紧夹住了。
技师的双手从臀部的股沟把妻子臀部的肌肉往外挤压,随着他双手的运动,妻子臀部肌肉向两边分开,露出了肛门。只见肛门和臀部的肌肉在精油的作用下,变的闪亮发光。
突然,技师改变了手法,顺着股沟的方向,开始按摩着妻子的肛门,这时,妻子已经完全崩溃了,只见她的臀部随着技师的每一次触摸,都在不自觉的上下扭动,当她臀部抬起的时候,已经可以隐隐看到她的阴部上面也带着些亮光,应该是精油和她阴道分泌物的混合吧。
技师也开始更加的大胆,用他的指尖开始清请的触摸妻子的阴部,先是若有若无的接触着妻子的阴部,妻子的臀部更加高高发翘起,技师开始把四个指尖停留在妻子的阴部,在妻子的阴部做环状的按摩,把拇指停留在妻子的肛门口,轻轻的压着,另一只手则在妻子的后背轻轻的推拿着,这个技师实在是高手。
妻子的双腿不知道什么时候彻底的张开。但是技师并不着急,在妻子的阴部按摩片刻后,他的双手离开了妻子的阴部,开始为妻子按摩起大腿,从大腿的内侧,到小腿,再到脚掌,再到脚趾,妻子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,任由技师的双手再她的身体上游走,双腿张开着,脸紧紧的闷在枕头里,看不出什么表情。
大概过了半小时了,按摩技师凑在妻子的耳边,轻轻的说:「要换正面了喔。」只见妻子翻身过来,脸部朝上,满脸的潮红,衣服向上掀着,短裤已经退下,我知道,技师开始按摩前面了。
妻子躺在床上,技师用难以察觉的手法,解开了妻子的浴袍,妻子侧了一下身体,以便技师能够把浴袍的袖子从妻子的身上褪下,瞬间,妻子已经全裸的躺在床上,展现在技师的面前,当然,还有门口偷窥的我。
技师把精油轻轻的涂抹在妻子的乳房上面,妻子的乳房坚挺着,乳头在精油的作用下闪闪发着诱人的光。技师一手抓住妻子的乳房揉着,而妻子的双眼紧闭着,嘴巴轻轻张开着,脸部十分的陶醉,双腿却紧紧的夹紧着,阴部上顶,稀疏的阴毛上面,不知是什么液体。
过了一会,技师用食指和中指夹住妻子的乳头,开始做上提的动作,随着技师双手夹着乳头上提,妻子终于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,自己的双手也不知在什么时候,一手放在自己的阴蒂上用力的揉着,另一手紧紧的拉住了按摩技师的大腿,可能她还是没有彻底放开,没有去握技师的阴茎,而技师的阴茎早已经把自己的短裤支成了一个巨大的帐篷,里面装的应该是特大号尺寸的阳具!
妻子那么瘦小,不知道承受的住吗?不知不觉间,技师的一只手已经离开妻子的乳房,伸向妻子的阴部,技师轻轻拿起我妻子放在阴蒂上揉捏的手,把她的这只手挪到了她自己空出的乳房上,于是,我妻子的两只乳房,一只在自己的手中揉这,一只在技师的手中,夹着红红的乳头,做着上提的动作。
而妻子双腿中间的阴部,早已经彻底张开,技师用食指和无名指的指尖分开了妻子的阴唇,用中指开始在妻子的阴蒂上轻轻的压着,妻子的呼吸变的急促,她自己的那只在乳房上面的手也紧紧的握住自己的乳房,下颌紧紧的抬起了,我知道妻子已经进入了极度渴望的状态。
这时,技师把中指深进了妻子的阴道,指面朝上,我知道技师开始在寻找着我妻子的G 点了,妻子的胯部开始使劲的扭动,双唇和双眼紧紧的闭着,技师把头凑进妻子的耳边,挑逗的问了句:「你很想要了吧。」我妻子摇了摇头,却把胯部扭动得更厉害。
技师又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妻子的阴部,用拇指和食指捏住我妻子的阴蒂,轻轻的揉着,我妻子的小豆豆在技师双指的揉捏下,已经变的通红,阴道已经非常的湿润,红红的阴道口已经外露,阴唇已经被她自己的淫水和精油打湿。
技师把按摩妻子乳房的那只手挪到了妻子的阴道口,另一只手快速脱下自己的短裤,露出很粗很长的巨大阳具,然后就去捏着妻子的阴蒂,一只手时而捏着妻子的小阴唇,时而用两只手指深进妻子的阴道内缓缓的插入,「哇!里面好紧喔,手指头都被夹住伸不进去了!」
技师兴奋的说着。而妻子身体不停的摇摆着,双手在自己的乳房上使劲的捏着揉着,淫水顺着她的阴道口流出,身体也开始紧蹦着。
技师确定妻子已经湿透了,庞大的阳具早已青筋满布,蓄势待发,技师慢慢的压在妻子身上耸动着下身,两手使力,轻易的将妻子的臀部抬起对準阳具,把龟头挺了进去,从我这角度,正好能看见妻子丰润的大阴唇被那特大号的阴茎一点一点的挤开,红通通的龟头一点点的陷入,很快的就进入到妻子的阴道里,只剩下青筋爆起的粗壮肉棍留在外面。
可是技师的龟头大约插入妻子已经有些湿滑的阴道不到一半的时候,就感觉再也很难进入了。我知道妻子一般在特别兴奋和紧张的时候,阴道就收缩的特别厉害,在加上技师的阳具又特别的粗大,所以更难以顺利插入,每次碰到这种情况,都会被妻子夹紧的阴道弄的欲仙欲死的。「技师真有福气,可以享受到这种极品的待遇。」我又一次在心里妒嫉的想着。
技师可没有那么多想法,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,只是猛然的使劲一挺摇,我甚至听见了「噗哧」一声,他那根粗壮挺硬的阳具已经整根的都插入了妻子红嫩诱人的阴道里。
「真紧!好爽喔!」技师快活的在妻子身上挺身猛干,阴茎在妻子的穴缝里急速的进出不止。妻子的腰部已经渐渐拱了起来,从她呻吟的声音上已经能听出来妻子已经是快感连连了!好大好粗!妻子的叫喊已经大的惊人。
抱住技师后背的双手在不断的用力,连她的指甲都深深地陷在肉里。 而技师的挺动依然是强而有力,随着他阴茎的进出,他的腹肌不停地拍打着妻子的小腹,发出「啪啪」的响动。
和在他们下体之间发出阵阵「唧唧」的抽插的声音,一时间,整个房间都被这些声音弄的显得淫乱到了极点。很快的,又是妻子先要到了,她呻吟的声音已经开始变调了,两条腿又一次痉挛的在技师的腰上摩擦着。两臂也抱紧技师的后背,好像要把技师整个人和她融在一起一样。
从我这里看去,技师的胸膛被她抱的是那么紧,中间几乎没有一点缝隙,连妻子的乳房都被挤压成一团,仅仅从两个人的胸膛之间看见两块好像被挤成肉饼一样的乳肉。看起来技师也要到达了快乐的顶点,他开始从喉咙深处发出阵阵老牛一般的嘶吼,下体抽送的速度变的越来越快。
技师的阴茎逐渐膨胀更硬了几分,连妻子的阴道都好像要被他最后的抽插弄的更加撑大了。随着妻子的一声喊叫,她开始浑身痉挛的颤动不止。我看见妻子的阴道周围开始一阵一阵的收缩,大阴唇在技师的阴茎周围不断裹来裹去。
收缩的力量很大,连技师的插入都变得困难起来。明显的,技师快要支持不住了。技师开始狠命地把阴茎急速不停地抽插,力量大得惊人,每一次插干,都几乎把整个阴茎完全顶到妻子里面。甚至连睪丸都几乎塞了进去。
妻子高潮所带来的阴部抽搐让技师的兴奋更加高涨,技师勉强的在里面搅动几下,开始最后的冲刺,没几下,他就奋力把涨大的阴茎完全的塞到阴道里面,让阴茎根底开始蠕动起来,準备要射入精液。
妻子感觉到他要射精了,挣扎着说:「不要…今天…危险期…别乱来…会怀孕的。」
技师说:「那更好,很久没做爱了,精子的存量很多很成熟,今天就全射给你,把你的肚子搞大吧!」妻子说:「啊……啊……你真坏……人家今天不行啦……危险期……」
但技师毫不理会哈哈地说:「小骚货…你其实想给我插深一点…享受让我精子…灌满子宫的感觉吧?」
妻子这时有些清醒,忙用手推着他:「不行…今天是我的危险期…如果射在子宫内…我会受精怀孕的…」
技师完全操纵着大局,不理会她的诉求,将她双腿提起,肉棒狠狠地插在她小穴里,不停搅动着,继续用力地作弄着她的肉穴,发出「滋滋」的淫水声,与性器交合的「啪啪」声。
妻子这时浪得不能发出完整的句子,只是「快快」「不要不要」「用力插」乱叫一通,全身泛红,春心蕩漾,我知道她的高潮已经来了。而技师开始有点性急了,他连续在妻子的肉洞里抽插几十下,最后用力把肉棒尽情地插入她的小穴里,直接顶到子宫深处,然后喷射出大量浓稠黏糊的精液。
技师把下体死死地抵着妻子,技师狰狞的表情显露出原始的兽慾。浑身的颤抖一个连着一个,他每一下的抖动,我都能想像出有大量的精液从他的马眼处倾泻到妻子的子宫里,那喷洩而出的雄性激流,快速而毫无阻拦地直冲妻子体内深处,浓浓的精液几乎充斥着妻子的输卵管,旺盛生殖力的成熟精子,毫不留情地跟卵子结合。
妻子双手搂紧技师的身体,两腿紧密地勾住技师的腰部,屁股翘的很高,一滴不漏的容纳着精液。 「干死你…」技师一边射精,一边说着粗话,「射的很深吧…又浓又多…一定能搞大你的肚子…」
妻子口张得很大,不断的喘着气,技师的库存量太多了,持续射的很久,她被技师的精液射得全身都酥软了,大声呻吟着:「你真坏…全射在里面了…射的好多…好多…」
其实偷情最容易有高潮,由于双方处于情慾高涨的阶段、加上出轨带来强烈的刺激感,男女双方的生理反应都很激烈,此时男性的精子特别活跃,卵子的状态特别容易受孕。
我在兴奋中醒了过来,看着赤裸裸躺在床上,小穴被灌满精液的妻子,我在想︰她不知会怀孕吗?足足过了五分钟,两人才由激情归于平静,技师才把肉棒从妻子那注满精液的小穴中拔出,黏糊状的精液才缓缓流了出来。随着妻子身体的逐渐放鬆,技师慢慢的抚摩起妻子的乳房,妻子开始慢慢的恢复平静。
技师从房间的柜子下取出了一个热水瓶,倒出一些热水,拿了块毛巾,打湿后,开始为妻子擦拭着身体上的精油,最后,把热毛巾折成小方块,捂在了妻子的阴部。放了一会,把毛巾洗了洗,开始为妻子擦拭着她的小阴唇、阴道口和大腿的根部,清理完毕后,妻子默默的拿起浴袍,静静的穿了起来,技师也拿着脸盆準备出来倒水,我赶紧退回了房间,颤抖的点起一只香烟,才发现自己的双腿早已经麻木了.过了五分钟左右,妻子来到我的门口,见我在抽烟,问我,你好了。我说:我没有做按摩啊,我在看球赛呢,你好了?我们走吧。
在车上,我们没有说话,一路默默无语。回到家,我们洗洗上了床。我搬过妻子的身体,妻子突然激动的抱住我。我们激情开始了,但是,我始终没有问妻子在房间的事情,她也不提,但是,我在插入妻子身体的时候,脑海中都是那个技师在我妻子阴道中进出的情形,那种兴奋的状态,终身不能忘记………